QUIT

  就是这样,我被迫退出了。
还记得我说的,我没有了校园网吗。  
  是的,我被他们请退出去了。他们也自然把我的账号注销了。我不再能和他们统一战线做同事,而是与他们分道扬镳。我知道我只能这样做。

  我的人生永远是从绝望中走向一个上坡路。我不知道这个坡有多长,会不会把我中途累死,但是,他毕竟是个坡,能让我理地面更远一些。
  我倒是觉得今天是时候好好谈谈,我为什么被迫退出我曾经无比向往的地方了。
  首先是结论:他们不觉得我对他们有利,我也没法在这里得到我追寻而来的东西。
  他们身为网络管理员,为同学们老师们解决网络问题是他们的本职工作。
  我身为对机械和技术痴狂如醉的痴人,追寻我所不知道或一知半解的事物是我的精神食粮。
  要知道,在整个文科院校里,计算机就是一个神圣的存在,和计算机挂钩的一切事物,都仿佛在散发着“去文科化”的气场。虽然我并没有歧视文科,我只是单纯的被技术吸引,哪怕我最讨厌一层层的选拔,讨厌群雄逐鹿的麻烦事件,那个地方我也下定决心一定要去看看。我总觉得那里是我逃避现实,保持“我”还是“我”的唯一的地方。
  所以我就来了。
  然后呢?我看见了什么?
我看见的不是穿着白大褂手里拿着烧瓶微微摇晃的醉人景象。
我只看见了点头哈腰的服务员在倒水端菜的无止繁忙。
我甚至还闻到了一丝丝油烟味。
如果说我学到了什么,那就是他们服务他人所需的知识……至于之上的,并不需要,因为没什么用。
你完全可以不知道这个轰轰作响闪着光的大机器是什么,只需要知道这条网线要插在上面就能上网。
你也完全不用知道什么三次握手,什么nslookup,自然也没有志愿者会听你絮叨这些东西。人们也只是想要上网罢了。
  我所想的,明明完全不应该是这样啊。
你们怎么能就这样,止步于此了!
你们明明有着全校最优秀的硬件资源……
你们明明有着如此便捷的权利职能……
哪怕是……多对机器技术们感兴趣一点……
也不至于让它们黯然失色啊……它们多么寂寞啊。
  就这样,甘当一个端茶倒水的服务机器……就这么一代又一代地延续下去……最后所有人都会忘记天天打交道的机器和线材叫什么名字吧……
  可是……话说回来,他们又有什么错呢……他们本来就是为此而生的啊,倒不如说,强迫他们去做什么奇怪的探险才是变态的要求。
  这样的矛盾在我内心扭曲,交织,碰撞,最终让我喘不过气来,值班时坐着的椅子烫的我坐立难安。
这种想法就是我内心的深刻体现,我没有办法掩饰。自然,他们可以从笔试的纸张上面读的清清楚楚。
  所以我们分道扬镳了。
  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看不起我,我这样一个缘木求鱼的愚者。
  可我曾经的的确确对他们有过期冀,那是一种在异土上找到同行的熟人的期冀,如此诱惑,但又破灭的如此迅速。
  他们和我本就不是一路人,分道扬镳是注定的结局。
  最终我收到了那条短信,我也只能是难过而已。除此之外,我还有什么可以做的呢?